一分院二分院濱海新區和平河西南開河東河北紅橋東麗 | 北辰津南 | 西青武清寶坻靜海薊州甯河
當前位置:首頁>>理論研究
刑事申诉檢察“以辦案爲中心”的多維透視與格局完善
时间:2019-07-17  作者:  新闻来源:上海市人民檢察院  【字号: | |

刑事申诉檢察“以辦案爲中心”的多維透視與格局完善

唐守東*

 

摘要:“以辦案爲中心”、“在办案中监督,在监督中办案”是新时代檢察机关履行法律监督职责的基本手段,也是彰显法律监督效用的重要途径。新时代的刑事申诉檢察工作将继续坚持“一体四翼”的工作格局,更加注重强化“以辦案爲中心”。通过多維透視能够发现当前刑事申诉办案过程中存在着申诉权保障不足、监督方式单一和监督效果弱化的问题;國家赔偿办案过程中存在着法律适用存有疑难争议以及赔偿办案程序运行不畅问题;司法救助办案过程中存在着工作机制不健全、救助理念滞后以及工作开展不平衡的问题,针对前述问题进行深入分析并探索完善路径。通过采取革新理念,细化法律,完善刑事申诉办案程序;明确规定,定纷止争,完善赔偿办案配套机制;更新思路,统一标准,开展多元救助和专项救助的措施完善刑事申诉檢察工作格局,使刑事申诉檢察充分发挥维护申诉人合法权益,促进司法公正的职能作用。

 

關鍵詞:以辦案爲中心  刑事申诉檢察   多維透視   格局完善

 

一、“以辦案爲中心”与刑事申诉檢察

2015年在湖北孝感召开的全国檢察机关刑事申诉檢察工作座谈会上,时任最高人民檢察院副檢察长的姜建初同志提出,刑事申诉檢察要坚持“一体四翼”的工作格局,以司法办案和队伍建设为主体,着重從纠防冤错案件、规范司法行为、深化檢务公开、开展反向审视四个基本方面谋划和推进刑事申诉檢察工作。刑事申诉檢察“一体四翼”工作格局的提出具有重要的实践意义,“司法办案”作为刑事申诉檢察工作的主体,彰显了刑事申诉檢察的职能定位。

2018年5月,张军檢察长在云南调研时强调各级檢察机关要“以辦案爲中心,在监督中办案,在办案中监督”全面提升檢察人员政治素质、业务素质和职业道德素质,推动新时代檢察工作创新发展。高檢院刑事申诉檢察厅《2018年刑事申诉檢察工作要点》亦指出:要持续深入推进刑事申诉檢察“一体四翼”工作格局,聚焦监督主责主业,不断加大办案力度。近几年,刑事申诉檢察深入推进“一体四翼”工作格局,明确将司法办案放在第一位,突出办案的主责主业地位,有力推进了刑事申诉檢察工作发展。进入新时代,我们更要立足办案谋发展,切实把办案作为推动新时代刑事申诉檢察工作创新发展的基础和核心。由此可见,刑事申诉檢察工作格局中“以司法办案为主体”的“一体”深度契合了新时代檢察工作“以辦案爲中心”的基本职能要求。因此“以辦案爲中心”履行刑事申诉檢察监督职能成为刑事申诉檢察工作的出发点和立足点。

檢察机关的法律监督职能说到底要在办案中实现,案件办不好,监督必然要落空。离开办案,法律监督就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离开办案,法律监督就是空中楼阁,无法落地。可以说,各项法律监督权,最终都得靠办案来落实,都得用一个个案件来说话。但是目前在刑事申诉檢察工作实践中仍然存在一定的现实问题亟需解决。例如刑事申诉办案过程中存在的的申诉权保障不足、监督方式单一和监督效果弱化的问题;國家赔偿办案过程中存在的法律适用存有疑难争议以及赔偿办案程序运行不畅问题;司法救助办案过程中的工作机制不健全、救助理念滞后以及工作开展不平衡的问题。针对前述问题,笔者通过透视刑事申诉、國家赔偿、司法救助三个部分的问题,审慎思考解决问题的路径,希望对刑事申诉檢察工作格局完善有所裨益。

二、刑事申诉檢察“以辦案爲中心”的多維透視

 (一)刑事申訴辦案工作

刑事申诉檢察部门最重要的职能之一就是办理不服檢察机关诉讼终结的刑事处理决定和不服法院生效刑事判决、裁定的申诉案件。近年来,刑事申诉檢察部门在辦理刑事申訴案件过程中充分履行法律监督职责过程中,纠正了一大批冤错案件,取得不错的效果。但是以T直轄市爲例,2013至2017年5年間T市檢察机关辦理刑事申訴案件672件,立案複查391件,提请抗诉9件,提出抗诉4件,制发再审檢察建议5件,法院依法改判4件,撤销原不起诉决定重新起诉并作出有效判决1件,追加漏罪1件。立案複查率为58.180%,抗诉率为1.34%改判率爲0.60%。通過辦案實證分析可知,刑事申訴辦案較低的抗訴率和改判率一定程度上能夠折射出當前存在著申訴權保障不足、監督方式單一和監督效果弱化、配套制度運行不暢的問題。

1.法律規範層面對申訴權的保障不足

 第一,現行法律規範上對刑事申訴權的法律定位不明,導致法律對刑事申訴權的保障不足。從《刑事訴訟法》“審判監督程序”一章對刑事申訴權的規定來看,刑事申訴是申訴主體認爲生效刑事裁判有錯誤而提出的一種請求,對司法機關沒有特定的訴訟約束力,是訴訟程序之外的一種司法救濟途徑。根據《刑事訴訟法》第242條可知,申訴人的刑事再審申訴只能作爲司法機關發現錯案並啓動再審程序的材料來源,不必然會導致刑事再審程序的啓動,是否啓動再審程序取決于司法機關的審查結果。正如有的論者提出,我國刑事再審以糾錯功能爲定位,存在著啓動主體設定不科學、訴權保障失位、審查程序正當性不足,啓動標准失範等問題。由此可見,申訴權保障的失位是制約刑事申訴規範發展的主要因素。

 第二,对于檢察机关来说,虽然最高檢相继出台了若干规范性文件,如《最高人民檢察院关于办理不服人民法院生效刑事裁判申诉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2012年)、《人民檢察院复查刑事申诉案件规定》(2014年)(以下简称《复查规定》)、《人民檢察院受理控告申诉依法导入法律程序实施办法》(2014年)等,但通过调研发现,这些规范性文件的为大众接受度相对较低。而且作为专门性刑事申诉办案指南的《复查规定》共70条,仅规定了刑事申诉案件办理的基础性问题,缺乏精细化规定导致对申诉人的诉权保障重视程度低。

 第三,现行法律对刑事申诉案件多头管辖职责不明,导致实践中既存在申诉泛滥,又存在司法机关受理申诉案件互相推诿的弊端。一方面,《刑事诉讼法》规定了申诉由各级法院、檢察院受理,但“两高”至今没有就刑事申诉联合制定相关规范性文件,而是各自出台规范性文件,相互之间衔接性不强。另一方面,囿于法律规定及司法解释阙如司法机关受理刑事申诉案件存在混乱情况。虽然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关于依法处理涉法涉诉信访工作衔接配合的规定》(2017年)第5条规定,申诉人不服生效刑事判决、裁定,既向人民法院提出刑事申诉,又向人民檢察院申诉、人民法院或者人民檢察院一方已经受理且正在审查程序当中的,未受理机关暂缓受理,并告知申诉人待已经受理的机关处理完毕后如不服再提出申诉。但是该规定仍未阐明法院、檢察院办理申诉案件的相互顺序,越是不明确越容易导致互相推诿。导致当前实践中存在多头申诉、层层申诉、多次反复申诉的情况,甚至申诉与涉法涉诉信访之间存在一定的联系导致滥诉现象存在。这不仅是对司法公信力和司法权威的挑战,也造成司法资源的浪费和效率的降低,同时影响社会稳定。

 2.實踐層面的監督方式單一、監督效果弱化

首先,刑事申诉案件办理法定的监督方式单一,其他监督方式法律依据不足。根据《刑事诉讼法》以及《复查规定》,一个需要提请抗诉的刑事申诉案件,需要两级檢察院至少周转八个月才能到法院,其中立案期限为2个月,立案后的复查期限为3个月,上一级檢察院审查下一级檢察院提请抗诉的期限为收案后的3个月。由此可见整个提请抗诉的程序冗长,司法成本昂贵。虽然再审檢察建议可以向同级法院进行监督,但其法律依据不足,缺乏监督刚性。有的法院拒绝采纳,或办理不及时或置之不理,檢察机关不得不重新采用抗诉的方式,严重影响办案效率。

其次,檢察机关辦理刑事申訴案件调查手段不足,证据的充分性和证明力有很大局限性。檢察机关辦理刑事申訴案件需要调取原案材料进行审查,必要时还需要开展调查取证。《刑事诉讼法》没有明确规定审查、复查的程序,更没有赋予审查、复查案件的手段和措施,《复查规定》仅规定了补充调查的情形,但如何调查尚未可知,且檢察机关统一业务应用系统中也没有相应的调查制式文书,导致檢察机关辦理刑事申訴案件,在调取证据的充分性和证明力上往往会有较大的局限性。

最後,當前司法責任制改革與《複查規定》的銜接問題影響辦案效果。《複查規定》關于案件的辦理規定了“层层审批”的办案方式,從立案到复查再到提请抗诉或者提出抗诉,既需要部门负责人审批,又需要檢察长或者檢委会决定,这种审批方式与当前的司法责任制改革中“员额檢察官独立办案”、“扁平化”管理方式之间存在冲突限制了刑事申诉案件办理的效率,影响了办案效果。

3.刑事申訴辦案配套制度層面運行不暢

當前刑事申訴辦案配套機制運行不暢主要表現在四個方面:一是申訴案件公開審查力度有待拓展。調研發現,一方面,公開審查比例低。例如T市檢察机关2013至2017年共辦理刑事申訴案件672件,但公开审查的案件为18件。仅占所有案件的2.68%。另一方面當前刑事申訴案件的公開審查存在著“为公开而公开”的情况,“公开审查”的形式大于内容。二是律师代理申诉制度实践效果欠佳。虽然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司法部联合出台了《关于逐步实行律师代理申诉制度的意见》(2017年)(以下简称《代理申诉意见》)对工作原则、法律援助、机制保障等问题进行了明确规定,但仍未对案件范围、代理方式、法律后果等作出具体规定,导致实践中存在着“咨询接谈多,实际代理少”的窘境,律师代理申诉的实际效能不足。三是申诉案件檢察文书说理性不足。檢察机关辦理刑事申訴案件结案后,会出具相关的法律文书,但大部分檢察法律文书仅是对事实和结论的简单罗列,缺少论证说理。即便有一定的说理,但在说理质量上也存在着表述过于笼统,论证逻辑不严谨的情况。四是刑事申訴抗訴案件出庭工作缺乏規範指引。當前隨著以審判爲中心的刑事訴訟制度改革的逐步推進,刑事冤假錯案的發生和披露,審判監督程序的刑事抗訴工作愈發重要,但是但是刑事申訴抗訴的出庭工作仍然在參考公訴程序的出庭工作。考慮到審判監督程序與公訴程序的本質差異,遵循同樣的出庭工作規範並不能體現刑事申訴抗訴工作的獨特價值。因此亟需制定刑事申訴抗訴工作的規範指引。

(二)國家賠償辦案工作

刑事申诉檢察部门办理的國家赔偿案件主要包括作为赔偿义务机关的刑事赔偿案件、赔偿复议案件以及对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决定和行政赔偿诉讼依法履行法律监督职的國家赔偿监督案件。T直辖市2013至2017年5年間,共办理刑事赔偿案件12件,赔偿复议案件8件,赔偿监督案件17件。经过调研发现,囿于赔偿案件的复杂性、法律规范的模糊性,刑事申诉檢察部门在办理國家赔偿案件中存在着相应的问题。

1.法律规范层面上國家赔偿司法适用存在一定的争议和疑难问题。第一,在刑事赔偿案件中,关于“疑罪從挂”案件赔偿规定的溯及力问题。两高《关于办理刑事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赔偿解释》)对國家赔偿法中关于刑事赔偿的有关规定进行了细化,尤其是对“终止追究刑事责任”的情形进行了解释,列举了7种“疑罪從挂”获得赔偿的情况,但是其溯及力如何?在《赔偿解释》生效前存在的“终止追究刑事责任”的情形能否获得赔偿?第二,刑事赔偿中,关于“刑事违法扣押”“违法拘留”的解释适用存在问题。《國家赔偿法》以及《赔偿解释》虽然对“违法拘留”进行了概括性描述,但司法实践中如何理解适用仍存在一定的分歧。例如公安机关对犯罪嫌疑人执行拘留时未出示拘留证,未在24小时送至看守所羁押,在其余事实、法律、程序不存在问题的情况下,是否属于违法刑事拘留,能否取得國家赔偿?第三,关于國家赔偿后追偿追责机制的健全问题,现行法律缺乏相关规定。一是如何解决一些赔偿义务机关“不想追”也“不愿追”的问题。二是如何解决依法赔偿与追偿、追责之间价值选择两难的矛盾。这些都是困扰刑事申诉檢察部门國家赔偿工作有序开展的障碍。

2.办案实践层面上存在赔偿程序运行不畅的问题。第一,國家赔偿启动程序上存在不畅。缺乏國家赔偿权利告知制度导致很多案件符合申请赔偿的条件但未能申请赔偿而启动赔偿程序。第二,赔偿监督案件的办理程序以及监督方式存在问题。例如《人民檢察院國家赔偿工作规定》(以下简称《赔偿规定》)中,关于下级人民檢察院发现上级或者同级人民法院赔委会作出赔偿决定存在问题时的监督程序与实际操作之间存在冲突。根据《赔偿规定》第30条第3款之规定,下级人民檢察院发现上级或者同级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作出的赔偿决定具有上列情形之一的,经檢察长批准或者檢察委员会审议决定后,层报有监督权的上级人民檢察院审查。但是当前实际操作中赔偿监督案件执行的是同级监督原则。 

(三)國家司法救助辦案工作

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通過的《關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幹重大問題的決定》要求完善人權司法保障制度,健全國家司法救助制度。2016年8月,《人民檢察院國家司法救助工作细则(试行)》出台。该细则明确规定了檢察机关进行國家司法救助的对象和范围、救助的方式和标准、救助工作的具体程序、救助资金保障和管理,以及救助工作中违法责任追究等,涵盖了國家司法救助工作的主要方面。据悉,2014年至2017年11月,全国檢察机关共受理國家司法救助申请41009件,实际救助36876人,发放救助金3.5亿余元。虽然檢察环节司法救助工作取得了不错的成绩,但经过调研发现仍然存在相应的问题。

 第一,從全国檢察机关整体上办理國家司法救助的数据来看救助案件数量不低,但是不同地区國家司法救助工作开展不平衡。例如T直辖市檢察机关,2014年至2017年11月间,T市檢察机关办理國家司法救助案件整体数量偏低,只有40件,占同期全国办理國家司法救助案件的0.09%。在辦理的40件國家司法救助案件中,其中從未開展過國家司法救助工作的檢察机关32%,開展1次以下救助工作的檢察机关50%。

第二,存在着救助机制不健全,配套措施不完善,救助标准不统一,涉法涉诉信访依法救助存在争议的问题。例如根据六部委《关于建立完善國家司法救助制度的意见(试行)》(2015年)(以下简称救助意见)以及《人民檢察院國家司法救助工作细则》(以下简称《救助细则》)的规定,國家司法救助以支付救助金为主要方式,并与思想疏导、宣传教育相结合,与法律援助、诉讼救济相配套,与其他社会救助相衔接。但是实践中仍然以支付救助金为主要方式和衡量标准,相应的配套救助措施不完善。T市司法救助配套措施來看,僅有4件司法救助案件采取了配套措施。1件針對未成年被害人進行了采用系統脫敏法進行心理輔導,1件采用政府購買服務的方式對受害幼女進行心理矯正。2件采用依法建議當地政府納入社會保障。采取救助配套措施的占救助數量總數的10%。而且在救助標准的考量上因缺乏相應標准導致主觀性強,以故意傷害爲例,各院針對案件的情況主要考慮的是所受到的財産損失、家庭經濟條件,及人身傷害住院治療所需資金缺口等,但由于每個辦案人對于被害人的損失程度、受傷害程度、急迫程度等理解有所不同,造成救助金額的偏差。另外在實踐中存在著一定程度的司法救助信訪化的問題。實踐中存在部分檢察机关对当事人提出额外的救助条件,要求以息诉罢访作为同意救助的前提条件,采取了不同意息诉罢访,不签息诉协议书就不给救助的情况,导致许多涉法涉诉信访人本应获得司法救助而没有获得。

第三,辦案機關司法救助工作思路滯後。司法救助最终体现的是國家对司法案件中的弱势群体的一种司法人文关怀,但是當前辦案實踐中一方面存在著辦理司法救助案件考核只停留在案件數量與息訴罷訪的認定上,造成部分辦案人片面理解司法救助就是通過給被害人金錢來化解信訪矛盾,而忽略了單純的金錢救濟所具有的局限性以及司法救助綜合性的重要性。另一方面在调查中发现,部分控申人员对司法救助持消极、怀疑态度。首先,其认为司法救助资金本身较少,对于部分刑事案件巨大的资金缺口无异于杯水车薪,无法起到实质性作用。此种观点虽然有一定的事实基础,但却忽略了司法救助本身应急性、辅助性的特点,对于其他缺口仍应当结合社会救济、社会保障为主。其次,其担心如果一旦放开救助的口子,会造成大量信访案件集中在檢察环节。

   三、刑事申诉檢察“以辦案爲中心”的格局完善

   (一)革新理念,細化法律,完善刑事申訴辦案程序

  1.革新理念。完善刑事申诉制度,突出“以辦案爲中心”,“在办案中监督,在监督中办案”,必须重新确立更加符合刑事诉讼目的和申诉价值选择的基本理念。第一,要确立以诉权为保障的“有诉必理”理念;将刑事申诉纳入诉讼的程序轨道,通过立法将刑事申诉确定为一种诉权,改造为申请再审之诉,只要再审申请满足法定条件,法院就应当依法受理、审查、启动再审,從程序上作出回应,保障当事人的再审申请权,從而让“有诉必理”落到实处。第二,确立以救济为主的“依法纠错”理念;“有错必纠”追求的是客观真实,体现的是一种朴素正义,是人们追求的“理想状态”,而“依法纠错”着眼于法律真实,体现出程序正义,是制度伦理的客观要求,既能对错误裁判依法作出纠正,又能依法维护生效裁判的既判力。第三,确立维权而不失“维稳”的有限再审理念。辦理刑事申訴案件需要增强对程序正义的关注,把握实体公正的必要限度,对再审申请的主体、次数、期限、层级、理由等作出相应限制,尽可能以科学、精细的程序环节和法定证明标准降低对正确生效裁判稳定性的冲击,否则主体无限、次数无限、审级无限只会造成滥诉。

 2.细化法律。第一,要细化《刑事诉讼法》中审判监督程序之刑事申诉的规定,明确申请再审的理由,增强可操作性;统一申诉案件审查标准,克服审查的随意性;规范并完善檢察机关申诉审查权与再审抗诉权的行使。第二,两高共同出台相应的刑事申诉案件办理程序的司法解释,明确刑事申诉案件法、檢受理的先后依据以及申诉次数限制。第三,人民檢察院应进一步完善《复查规定》关于复查刑事申诉案件调查的相关规定。可以参照《人民檢察院民事诉讼监督规则(试行)》,专门规定调查核实的情形、调查核实的措施以及调查核实的程序。第四,從司法解释层面加强司法责任制改革与《复查规定》的衔接,变“层层审批制”为员额檢察官“司法责任制”。第五,出台刑事申诉抗诉出庭工作指引,规范刑事申诉抗诉工作。

 3.完善程序。第一,要赋予刑事申诉人申请再审的主体地位,构建“向法院申请再审在先,向檢察机关申诉在后”的有序救济模式。第二,精心设计再审程序,建立相关配套制度。一是要完善刑事申诉“一体化”办案机制。为积极发挥各级檢察机关员额檢察官在辦理刑事申訴案件中的积极作用,缓解刑事申诉案件数量呈现的“倒三角”现状,运用参办、督办、联合办案等方式,统一调配办案力量,充分发挥全市一体化办案优势。二是完善刑事申诉案件公开审查机制,使其充分发挥提高司法公信力的作用。三是完善刑事申诉律师代理制度。加强《代理申诉意见》的实践运用,明确律师代理申诉制度的案件范围、代理方式和法律后果,为代理申诉律师创造便捷条件,保障代理律师的职权,逐步改善“约谈咨询多,代理申诉少”的局面。四是强化刑事申诉檢察法律文书的说理机制,在申诉檢察文书中加强对事实和证据认定方面的分析论证,通过严密的逻辑推理阐述结论的形成过程。除了书面的说理之外,还应当注重强化在辦理刑事申訴案件过程中解释、说理,将释法说理贯穿于办案全过程。

(二)明確規定,定紛止爭,完善賠償辦案配套機制

关于國家賠償辦案工作,首先要完善法律规定和司法解释,对司法实践中分歧比较大的问题,例如对赔偿申请的受理,赔偿义务机关的确定,赔偿范围,办案程序以及免责条款的适用出台司法解释统一适用。其次,要探索推行國家赔偿权利告知制度,引导赔偿请求人依法理性申请國家赔偿,最大限度地维护赔偿请求人合法权益,從源头上畅通权利救济渠道。再次,建立健全國家赔偿联席会议等沟通协调机制,加强同國家赔偿立法、执法等各相关部门之间的联动合作,共同推动國家赔偿工作依法、规范开展。最后,加强对國家赔偿监督工作的指导,完善赔偿监督案件督导机制。上级檢察院发挥指导、表率作用,督促、指导、推动下级檢察院善尽主体责任,切实履行监督职责。积极开展國家赔偿监督,努力拓展赔偿监督案件来源渠道,加大审查力度,完善监督方式,突出赔偿监督工作重点,加强跟踪监督,有效促进司法公正。   

 (三)更新思路,統一標准,開展多元救助和專項救助

 1.更新國家司法救助思路。檢察环节的司法救助处于司法程序前端,如果利用得当,可以充分发挥司法救助的及时性,保证被救助人能够及时缓解经济压力。因此檢察机关应当遵循《救助细则》规定的原则,在办案理念上明确國家司法救助的责任和意义,克服消极办案的弊病,在國家司法救助办案工作中细化考核标准,完善考核措施改变过去笼统地将办理救助案件,支付救助款项作为考核选项,而应将救助的司法效果与社会效果统一纳入考核范围。

 2.建立同类案件救助标准案例库。由于救助案件类别不同,甚至相似案件也千差万别,因此通过立法设定细致的救助标准不现实也不符合办案实际,由此立法采取了设置上限的方式对救助数额予以规定。由于救助工作开展相对较少,因此司法实践中同案不同救助标准的问题并没有引起过多的重视。随着救助工作的逐步开展,建立类似案件类似救助标准制度势在必行。檢察机关可以通过檢察业务与大数据深度融合的方式,采用大數據方式對同一地區的救助案例進行彙總,建立同類案件救助案例數據庫。

3.建立多元化救助和专项救助机制。探索对性侵未成年被害人救助绿色通道,实现檢社联动共同推进司法救助。檢察机关应当建立司法救助主动发现机制,充分发挥檢察系统内部横向一体化的优势,由业务部门将发现的案件及时通报控申部门,在依法审查后发现符合救助标准的,及时依职权予以救助。通过加大对依职权救助的考评,有效调动工作积极性,推动工作开展,防止由于被害人不了解司法救助规定而无法及时申请。同时是要深入推进國家司法救助專項活動。发挥檢察机关國家司法救助工作直接联系群众、服务群众的平台桥梁作用,对贫困户、军人军属、未成年人、残疾人四类人群作为重点救助对象,按照应救助、尽救助原则,及时全面深入开展救助,助力國家精准脱贫,使檢察机关國家司法救助成为名副其实的“民心产品”。

四、結語

《憲法》第129条明确了檢察机关的宪法定位为法律监督机关。在当前司法体制改革背景下,檢察机关的法律监督职能将会更加凸显,“聚焦主责主业”要求我们要强化监督职能,实现檢察机关“程序正义守护者”的功能定位。司法是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刑事申诉檢察又是维护司法公正的最后一道防线,饱含着申诉人对公平正义的最后一线希望。2018年4月,张军檢察长在与刑事申诉檢察厅干部座谈时强调指出“刑事申诉檢察工作是比较典型的履行法律监督职责的檢察业务”。因此未来刑事申诉檢察必须“以辦案爲中心”,明确办案重点,不断健全和完善办案工作机制,通过办案增强被监督者的理解认同,让监督者和被监督者共同提高司法执法水平,形成共同推动法治进步的合力,從而达到共同保障法律统一正确实施、共同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最终目标。

 

院級領導
本院概況
機構職能
檢務指南
公告公示
權威發布
工作報告
预决算公开
人大代表、政協委員聯絡
人民监督员、特约檢察员联络
案件通告告知
網上申訴
檢風監督
律師預約
 
 
相關鏈接:最高人民檢察院 檢察日报 正義網 人民網天津視窗 新華網 天津長安網 天津政務網 天津網 北方網 廉韻津沽 12309檢察服务中心
單位地址:天津市河西區南興道368號 郵政編碼:300222
技术支持:正義網 京ICP备10217144-1号
版权所有:天津市人民檢察院